甘查包養經驗肅民勤縣,從漫灌到滴灌——算算一畝田的節水賬_中國網

春灌不等人,曾令达却夜夜睡得稳。

“熬夜排队浇地,那是在过去。”走进甘肃民勤县夹河镇中坪村,村民曾令达指着麦田说,挥铁锨、抡锄头、打毛渠,查看漏水、挖土堵口的日子,已成历史。“现在用的是滴灌,人不用盯、水自己浇。”

嵌在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之间的民勤县,年均降水量仅有110多包養毫米,蒸发量却高达2600多毫米。对这里的农民而言,一年中最大的农事,就是打罢春,盼水浇地。

如今,虽少了熬夜排队浇地的苦,却也多出一笔早先没有的钱:滴灌设施费,每亩200元。“划算吗?”记者问。

曾令达没说话,笑着拿起笔,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大水漫灌,一亩地用水600立方米,一年水费约180元;改用滴灌,一亩地用水400多立方米,一年水费近140元。

“光算水费,每亩省了40元;加上设施费,每亩倒贴160元左右。”但是务农30多年的曾令达,深知种地是本综合账,效益看产出:大水漫灌,水往哪去、肥往哪聚,导致营养不均、长势不一,影响产量;滴灌不一样,水、肥直接“喂”到小麦根系,营养均衡、长势齐整,一亩地能多打300斤粮,相当于多“生”出300多元钱。

“收支相抵,一亩地多赚近200元。”曾令达反问道,“你说划算不?”

降成本、增产量、长收益,人还少“遭罪”。行走包養網 花園包養網春灌期的民勤县,一条条滴灌管带,搭建起一张“活”的灌溉网:从申请用水到灌入田间,只需半天时间。

“嘀!”随着清脆的“打卡”声响起,地头的水泵随即启动,汩汩清水沿着管道缓缓流入田间包養網心得。“地有多大,水分多少,没有跑冒渗漏的浪费。”曾令达说,灌溉完成后,闸门自动关闭。

从大水漫灌到“包養精打细算”,看得见的节水技术背后,是看不见的节水意识。农民主动压减高耗水、低效益作物,扩大高效节水作物种植面积。“今年要匀出一部分地,改种马铃薯。”曾令达问过别的种植户,一亩马铃薯,滴灌只需300立方米水,产量却能超过7000斤。

“近年来,通过兴建调蓄水池、改建输水渠道、开展节水培训、建设智慧灌溉试点,高效节水技术今年将覆盖全县3/4的播种面积。”民勤县水务局副局长王兴斌说,2023年,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达到0.638,高于全国平均值。

清明前,曾令达家的春小麦迎来了第三轮次滴灌,此后一周左右,将破土冒芽。“出苗前的这口水,至关重要,‘喝’得饱,才长得好。”曾令达俯身查看滴灌带,滴水无声、麦田已润。


已發佈

分類:

作者:

標籤: